鄱湖人家
老白杨——将余年邮寄给远方(组诗)
鄱湖人家专业号 | 2019-10-22

将余年邮寄给远方(组诗)

 

黄昏再一次复活

 

白昼

渐渐衰老

鸟儿

收起了歌台

背着飞翔的

翅膀

撤离了原野

 

云彩

将所有用阳光

书写的故事

铺在天空

晾晒

 

黄昏

再一次复活

西山上

已打开

一圆逃离黑夜的

窗口

 

只有萤火

仍在提灯

行走

夜色走来的

脚步

溅起了

一片蛩声

 

让时间咳嗽 放缓脚步

 

让时间咳嗽

放缓脚步

 

让年华 止步于春池的嫩柳

让初恋 定格于夏湖的菡萏

让诗情 结满秋雁的翅膀

 

假如 你的心

永远是春花一朵

冬雪即便无情

也染不白你生命的枝头

 

我的肉里 长出了一棵树

 

我的肉里

长出了一棵树

 

春来开花

夏至结果

秋临

便挂起红色的

灯笼

 

一场

又一场的

秋风

总是击落

我的喜悦

 

时光长成的

一片片

叶子

纷纷凋落

 

至今

剩下几根

光溜溜的

枝条

在断桥边

装模作样

 

幸好

年轮里

藏着的

一股清泉

可以留给

我所爱的人世

 

到树上摘春去

 

一场雨

飘飘洒洒

将春

撒满了山野

 

一片片

痛苦的往事

去年 在枝头凋落

甜蜜的梦

又在枝头

重新萌芽

 

时光

开成了

一朵朵日子

在枝头

烂漫

 

生命的味道

让鸟儿

一句一句地

唱甜

 

到树上摘春去

摘一丝春雨

摘一片阳光

美美地

剪贴在

你生活的扉页

 

夜很深 我依然在远行

 

夜已很深

我 依然在远行

 

要邀 所有的灯

站满每一个路口

 

要请 每一颗星星

为我照明

 

让所有的鲜花

涌满途经的渡口

 

说服黎明领着太阳提前到达

我该到达的码头等待

 

我披着每一缕晨风

告别黑夜 走向远方的驿站

 

生活 放过我吧

 

我想去看海

前行的

路上

我已负着

一座山

离岸

还有很远

 

起风了

浇遍了

这个世界的

每一个

角落

 

每一条路

都很

模糊

每一个渡口

都很

遥远

 

夕阳

在山

一颗心

正在

燃烧

不甘愿

在黑夜

成为

熄灭的

灯盏

 

生活

放过我吧

我想

在追海的

路上

找着

一座灯塔

 

回首来时路

 

你跟着鸟群

出发

晨光镀亮

你的身影

走过一段长长的

坎坷

你会蓦然回首

走过的风

走过的雨

在你的身后

骤然平息

开过的花

长过的叶

在你的身后

悄然坠落

那群叽叽喳喳的

鸟儿

也一只只

离你而去

有多少只

伴你走到黄昏

只有一轮

夕阳

坐在黑夜走来的

路口

陪着你

孤独地数着

昨夜的

星星

 

将生活煮沸

 

一只破旧的茶壶

架在乌黑的

炉上

炉堂沉默

只留下

一把残灰

 

壶内

装满了

冰冷的日子

孤独的茶叶

甜甜苦苦

无数次的沸腾

再也煮不出

最初的味道

 

即使

余热未尽的

夕阳

只剩下

半截火红的

煤块

我还想

将最后一勺

温暖的血液

添进茶壶

将生活煮沸

 

我愿生活

 

我愿生活

铺开一镜平静的

荡起双桨

泛一叶小舟

碧滑的

镜面

无风亦无雨

阳光

在水面灿烂

白云

于水底悠悠

哼一曲渔歌

听醉了

沙渚的鹭鹜

洒一行目光

逗乐了

石岸的金柳

让太阳

平静地从黎明

走到黄昏

劝黑夜

躺在西岸的

苇丛

耐心地等候

 

将余年 邮寄给远方

 

生命

越是走到最后

越是感觉

茫然

 

每天黎明醒来

都得打开

窗户

将昨夜

遗落在床上的

翻出

晾晒

 

太阳一爬过

树顶

就趴在

我的窗台

微笑

 

日历

越撕越多

所剩

越来越少

 

我只得将自己的

余年

火速打包

向那个远方

邮寄

 

翻遍

曾经的日记

无法找到

收件的

地址

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
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file技术构建